網上金沙網,《濟南的冬天》讀後感

——讀《影的告別》有感
“人睡到不知道時候的時候,就會有影來告別,說出那些話——”或許,總有那麽一個不知道時候的時候,網上金沙網們看見了,或者忘記了;或者,就這麽上了天堂,下了地獄。天堂也罷,地獄也罷。既然已經忘記,已經逃離,又何必苛求。但至少,影曾經追隨過,在那浮浮沉沉之中,總有那麽一抹倩影成爲心中拂之不去的美麗。聽說靈魂是個個體,再無影的陪伴,這道路,終是伶仃一人,那麽,可曾設想,有多少時光,留給那抹倩影,做最後的告別。
打開書的扉頁,已不知是誰用狂草寫下“勁草之美”,也不知何時曾認真讀過。細想來,年少不經事的心看著那蒼白的字眼,只覺一絲枯燥。我承認,我不是一個合格的讀者,以至于我平淡的讀完此書,再無勇氣打開。現如今,若不是某些偶然和必然,它早已成爲塵封已久的秘密了。打開書,看到的是別樣的風景,想必這就是經典。在不同的年齡,不同的閱曆下,看到的是不一樣作者,聽到的是靈魂深處潛藏已久的心。我不知道,下次啓程是何時,只是如今,我准備延續這份丟失已久的冷靜。
很多人和我一樣,認識魯迅卻不了解魯迅,欣賞魯迅卻不認同魯迅。誠然,一個時代的背離,下一代的新生,使我們再無法真切的了解他。而我只是想,再多了解他一點,哪怕我所謂的了解只是浮煙。
他說:“我姑且舉灰黑的手裝作喝幹一杯酒,我將在不知道時候的時候獨自遠行。”這是一種荷戟獨彷徨的毅然,哪怕再苦悶,再無助也仍然選擇歡笑。在那“彷徨于無地”之中,也曾有多少決然,那種與生俱來的堅強,讓我看到哪怕是哭也不虛無的他。強顔歡笑,獨自遠行,終是選擇了黑暗。確乎如是,黑暗給予的是不同于光明的力量。一杯酒祭奠,又將啓程。
也許現時的率真不允許我們僞裝堅強,不由,魯迅文字中的假裝,引起我們的不屑。可又曾想過,驕傲獨立如他,又怎會用懦弱掩飾自己,只是我們不懂,我們永遠承載不了他背後的重壓。
那聲“朋友,我不想跟隨你了,我不願往。”道出了心事,是誰追隨者誰,又是誰獨自承受,以至于鋒芒盡顯真情思。又是誰像誰在告別,告別你,靈魂深處孤獨的人兒。那一刻,才是真正承擔毀滅與虛無。
不過我想,所謂的虛無,也不過是似有卻實無的假象,黑暗的代名詞而已。“我願意只是黑暗,或者會消失于你的白天;我願意只是虛空,決不占你的心地。”這是難懂的話。姑且讓我認爲是一種回應,一種拒絕現有和將有,而毅然選擇黑暗和虛無的過程吧!只是面對這世界,那些拒絕變得如此微弱。若不是一顆堅強的心堅守著,誰能設想結局如何。他是一個成功者,發出無從逃避的生命的聲音。
最終還是,“我獨自遠行,不但沒有你,並且再沒有別的影在黑暗裏。只有我被黑暗沉沒,那世界全屬于自己。”還是一個人遠行,這份選擇需要多少的勇氣。獨自承擔,是失去了所有,卻也收獲了全部。這生命中,所謂的“有”“無”,也不過是一瞬的遐想,或許只是當一個人的時候,才是本我的最高點吧!我並不想真切地感受當一個人選擇獨行時的心情,許是落寞的,但只相信,有一種驕傲,那是在將要放棄時唯一的動力。
我讀《影的告別》,竟再讀不出影的虛無,許是魯迅的文字有一種魔力,讓我不知覺忘記事物表象。訴諸筆端的,已是那個充滿靈魂的影。更覺得,魯迅只是借這份虛無揭露事實罷了。這不僅僅是影的告別。有那麽一些人,毅然選擇離開這個肮髒的年代,用自己所及的去拒絕渾濁,那種奮鬥,有人放開了富貴,有人甚至獻出了生命,只有魯迅,以筆作戰。而這一戰,打得太久太久,以至于今,再無法忘記。
說他救贖了世界。不然,世界也救贖了他。
魯迅自己也說:“愛夜的人要有聽夜的耳朵和看夜的眼睛,自在暗中,看一切暗,愛夜的人于是領受了夜所給予的光明。”魯迅便是這般愛夜的人。黑暗中的身影,高傲如筆杆挺立著,即使肉體倒下了,脊梁也不會倒。他很成功,毅立在黑暗之上,掀開了一絲光明。當這份光襲下時,一切黑暗安息了。那個愛夜的人,終是光明的使者,而這份光明,便是黑暗的救贖。顧城“說黑暗給了我黑暗的眼睛,而我用他看到了光明”,也許便是這等意味吧!
寫到這而,我不敢說我很了解。我想,他是一個大家,一個大家的魅力,在于他給我靈魂深處的震撼。
不僅是《影的告別》,整本《野草》,滲透出的思想境界,許是我一生都無法追逐的。本不需追逐,只是因爲魯迅,我開始思考有些人生,開始明白某些價值。說不上膜拜吧!
我永遠無法明白,這個時代塑造的他有多堅強,讀他的文字,想象著。不爲什麽,只爲他是魯迅,一個用生命在思考的革命者。他的記憶深處,有一種繁華落盡的蒼涼,有一種亂世無爭的坦然,一種不甘心。有時候到了不知道什麽時候的時候,他依然抱著最初的理想。沉下去而又浮上來,這些,又怎是一個普通人做得到的。若是生在現代,必成大事,將是一代偉人。只是這一切又怎麽能說,已是生于那個時代,他才是魯迅,铮铮傲骨下一個不屈的靈魂。 

 老舍的散文名篇《濟南的冬天》是一首抒情詩,是一幅風景畫,是一曲冬天的贊歌。究其成功的原因有多種,作者運用樸素自然、新鮮風趣而富有音樂美的語言是主要因素之一。
一、語言清新樸實。
書面語與口語協調交織。本文語言是那麽清新樸實,好似拉家常一般,絲毫沒有故作高深之態,但又非常講究,值得仔細玩味。而文中使用了大量口語,如寫濟南的山水“全在天底下曬著陽光”,寫濟南人“一看那些小山,心中便有了著落”,“全”“著落”都是口語中的詞彙,用在這些書面句式中,自然妥貼。尤其是像“這兒准保暖和”“幹啥還希望別的呢”完全是地地道道的口語,富有生活氣息,帶有老北京的語言色彩,嵌在秀麗的描寫文字中,沒有一點兒生澀感,使整篇文章的語言既清麗隽永又樸素自然。
二、語言具有一種內在的旋律美。
詞語本來就是聲音和意義的結合。用詞語構成句子,連綴成篇,念起來自然就有了一定的聲感。聲感就是指語言的聲音節奏給人的一種具體的感受,美的語言能夠達到和諧動聽,流暢自然,所謂“擲地作金石聲”。我國清代桐城派文人認爲“文章之妙無不出于字句聲色之間,舍此便無可窺尋”。請看開頭一段:對于一個在北平住慣的人,像我,冬天要是不刮風,便覺得是奇迹;濟南的冬天是沒有風聲的。對于一個剛由倫敦回來的人,像我,冬天要能看得見日光,便覺得是怪事;濟南的冬天是響晴的。自然,在熱帶的地方,日光是永遠那麽毒,響亮的天氣,反有點叫人害怕。可是,在北中國的冬天,而能有溫晴的天氣,濟南真得算個寶地。開篇就是兩組由“對于”引起的介詞結構短語。短語一般容易呆板、生硬,而老舍卻能獨創奇語,在短句中使用了倒裝句,突出“像我”,緊接著又以陳述句進行敘述,句式的排列既工穩又靈活,形成整中有散,長短錯落的結構,讀起來朗朗上口,具有音樂的聲調美。
三、運用精妙的修辭,使文章富有情感。
文章較多地運用了比喻、擬人寫法,不但形似,而且神似,生動貼切地表現了濟南冬天的特點,寄寓了作者的贊美之情。如“小搖籃”這一句運用了比喻和擬人的修辭,將一圈小山寫得像慈母般溫存、體貼、慈祥,“小搖籃”的“小”正照應了小山的“小”。“安靜不動”是寫神態,“低聲”是寫聲調。這兩個修飾語使人想起母親在搖籃邊低聲哼著催眠曲的情態,賦予這一圈小山以慈母之情。“曬”“睡”“醒”這一連串相關的擬人寫法,創造了一個暖和安適的“理想境界”。寫樹上的雪,不說樹尖上落滿了雪,而說“頂著一髻兒白花”,又比作“日本看護婦”,一個“頂”字准確地表現了樹尖上一髻兒白花的位置和形狀,因爲是小雪,所以只有樹尖上積了一小堆白雪,而“頂”字中既有“在樹尖上”,又有“一小堆”的意思;“頂”字又引起下文把矮松比作“日本看護婦(護士)”的比喻,日本的護士頭上總是戴著一頂別致的白色工作帽。帽子往往突出在頭的頂部,好像是“頂”在頭上似的,兩者的相似點就在“頂”著白帽子上。這個比喻不僅形象、生動、貼切地表現了下小雪後矮松的秀美形態,而且充滿詩情畫意。又如寫薄雪“害羞”的情態,寫露出“粉色”容顔的山腰等等,突出了它們嬌美的情態和小山秀麗的景色。
“穿一件帶水紋的花衣”,一個“穿”字既准確表現了雪、草覆蓋的狀態,又引起了“一件帶水紋的花衣”的比喻。“帶水紋的花衣”的比喻描繪了雪色與草色相間的美景,給讀者以動人的生活實感。“看著看著”以下是聯想,“更美的山的肌膚”可理解爲春天來臨後那滿山的花草。這一聯想與第2段兩個“也許”的幻想照應,表現了對春天的憧憬。“忽然害了羞”用擬人的方法描繪了夕陽斜照下雪色嬌美的情態。一個“羞”字,不僅畫出了雪景的“色”,與“粉色”相貼切,而且繪出了雪景中的情和內在美。
第4段再寫城外遠山,勾畫出一幅淡雅的水墨畫。這幅畫“也許是唐代的名手畫的吧”一句,既是比喻,更增添了“這是張小水墨畫”的真實感,使讀者體味到寫意畫的妙處。第5段寫濟南冬天的水色。作者在描寫中融入了自己獨特的感受。先著力渲染“綠”,一連用了五個“綠”。一個寫綠萍,四個寫水藻。用“綠”來襯托水的清澈、透明。“水也不忍得凍上”用擬人的方法,把水寫得脈脈含情。文章結尾處把清亮的河水比作“藍水晶”,這些比喻透著清秀和靈氣,字裏行間溢滿贊美喜愛之情。作者靈活地運用比喻、擬人的修辭手法,使文章語言平添一番情趣,增強了人情味,越發顯得精美。語言是文學的第一要素(高爾基語),它是文章的重要組成部分,是作者傳情表意的工具。一篇精致的散文離不開精美的語言,網上金沙網們從老舍的散文名篇《濟南的冬天》中肯定會獲得不少啓發! 

★網站部分內容來源網絡,如不經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發送郵件聯系我們在36小時內刪除★。
本文鏈接:
上一篇:
上一篇: